當前位置:A34博客 > 站長隨筆 > 正文
清風

作者:清風

專注網上賺錢項目

手機掃碼
查看本頁文章

趣步疑云:每天正常走路年收入5000元,參與投資一年躺賺50萬

家住廣西某縣城的顧海濤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先拿起手機,打開一款APP看看自己又走了多少步,有了多少個“糖果”。

每天中午外出吃飯時,他也經常舍近求遠,拉著同事去稍微遠點的飯店吃飯,就為了刷夠步數換糖果。或者晚上看看步數不夠,他還要特意出去買個夜宵或隨便兜一圈。

為了掙更多的糖果,顧海濤還極力鼓動同事也注冊這款APP——發展下線的好處是,他不僅可以得到糖果,個人賬號活躍度也會提高,之后同樣的步數可能產出更多的糖果,還能拿到一定的交易費提成。為此,一向節儉的他開始在各個微信群內發紅包,希望多招徠些成員。

事實上顧海濤并不缺少同伴,僅在他所處的這個十八線小縣城,粗略估計就有上萬人在玩這個游戲。這意味著,每10人中就有兩個人涉足其中,顧海濤把這個歸功于當地有著濃厚的傳銷基因。

讓顧海濤們著迷的這款APP叫趣步,上線于2018年8月份,如今已登上了蘋果、華為、應用寶等各大應用市場,并且排名飆升。比如4月17日,騰訊應用寶3月#星APP榜#出爐,趣步赫然位列五大星銳應用榜單。

但是趣步火爆的原因并不僅僅在于其號稱的“運動健康”,更重要的原因是,它是一款號稱“走路就能賺錢的APP”,號稱只要每天走3600步就可以得到獎勵“糖果”,糖果既可以兌換商品,又可以交易換錢,在不少微信群有人辭去工作專門推廣趣步。

顧海濤的上線告訴他,只要每天正常走路,每年至少收入5000元,如果參與投資,一年躺賺50萬。但顧海濤辛辛苦苦走了一個月后發現這不可能,一個月他靠走路才得到11個糖果,此時要么用10個糖果開啟初級任務,要么把這11個糖果賣掉,但以后就不再有糖果。

但是因為他等級比較低,賣糖果會被收取50%的手續費即5.5個糖果,這樣一來他辛辛苦苦一個月,就算他的糖果都能賣掉,拿到的那點錢未必趕得上他發出去的紅包,還搭上了自己的手機號、支付寶和銀行卡等個人信息。

顧海濤頓時有了一種被耍了的感覺,再看上線的朋友圈他都覺得諷刺,哪來的一年躺賺50萬?而且如果只是號召大家健康走路,錢又來自哪里呢?

掙錢就要拉下線、買糖果

在來自武漢的劉志軍看來,顧海濤這種純靠自己走路的做法很初級,肯定賺不到錢。

劉志軍之前做過傳銷,深諳其中的門道,他第一次看到趣步時,就明白其中掙錢的兩個方法:拉下線,買糖果。

在拉下線的辦法上,劉志軍經驗豐富、手法多樣。比如,他會在所有的微信群、QQ群發布帶有他個人推廣二維碼的圖片或推廣碼,告訴大家只要注冊成功就可找他領5元紅包。他跟線下超市聯合,說服老板同意用糖果兌換成等值的代金券,代金券可以購物,或者在人流量集中的位置擺攤推廣。

圖片來源:線人朋友圈

至于身邊認識的人,劉志軍更是一個都不放過,盯著他們下載APP、完成注冊、綁定手機及支付寶賬號。社交能力極強的他甚至說服了某高校教師,讓班里的學生都下載了趣步。

憑借做傳銷的經驗,劉志軍很快發展出了400多人的團隊,他自己也升到了四級,每天可以掙到100多個糖果。按照目前糖果22元左右的市值,扣除成本后劉志軍估算自己每月已有了2萬余元的收入。

但劉志軍并不滿足,相比套現退出,他更愿意把糖果兌換成趣步發行的數字貨幣GHT(桂花糖),幣價如果能持續上漲,他能賺的更多。

據劉志軍介紹,目前趣步會員已有2000萬人以上,目前還在極速擴張中,因此他要求自己的團隊成員抓緊成長的機會,不斷用紅包等方式刺激,加速發展下線。

除了拉攏下線,直接購買糖果也是迅速提高等級和開啟更高任務的捷徑。如今在QQ群用關鍵詞“趣步”搜索,馬上出現大量的趣步糖果交易群,很多如同顧海濤一樣的散戶或利用大批手機號注冊、刷步數的羊毛黨會利用微信或QQ群把糖果拋出。

趣步疑云:每天正常走路年收入5000元,參與投資一年躺賺50萬
資金盤的收割機

為吸引不同層面的人加入,趣步設計了一套難度從低到高的任務體系,第一級免費開通方便小白進來,而后需要逐步增加投入,但每前進一級,完成任務得到的獎勵也會大增。隨著會員數增加,這套機制也已經與時俱進的調整了多次。

 

在趣步的參與者中,劉志軍雖然已是佼佼者,但并非頂級玩家,來自石家莊的馮濤才堪稱收割機級別,他一出手就購買了10萬個糖果,耗資200萬,直接開了等級最高的專家任務卷軸。

按照規則,他使用10萬個糖果開的任務,過45天后的獎勵將達到13.68萬個糖果,即便按照目前每枚糖果的市值22元,45天的收益高達809600元,刨除需繳納25%的手續費,年化收益仍相當驚人,屆時如果糖果價格上漲,收益還會更高。

趣步疑云:每天正常走路年收入5000元,參與投資一年躺賺50萬
作為曾經的資金盤操盤手和專業玩家,在馮濤看來,趣步是一個包裝完美、設計精巧的資金盤。所謂資金盤,就是指沒有造血功能、用后來參與者的錢支付前面參與者的龐氏騙局。一旦沒有“新韭菜”進來,創辦資金盤的老板無利可圖,就直接關網,攜款私逃。

馮濤認為,趣步低門檻、高收益、高傭金這幾點非常符合資金盤的特征——先利用低門檻吸引大批用戶加入,然后吸引用戶花錢購買糖果——如果不花錢買糖果,則收益極低甚至玩不下去。高傭金促動參與者不停地去發展下線,高收益驅動參與者大量收購糖果。不同的等級對應不同的收益,刺激著每個階層的加入者。

而由于區塊鏈的概念,參與者都會以為糖果是有限的,大量的人搶購會抬高價格,專業玩家則選擇合適的時機退出,無知的韭菜則繼續被裹挾,直至崩盤。

然而,最大的贏家還是莊家,首先每個人注冊時都需要用支付寶向趣步轉1元錢證明自己的真實身份,僅此一項,趣步就已到手數千萬元。其次,每一筆交易中,趣步都會從中提成,而一旦封盤,剩余的資金也被莊家收入囊中。無論劉志軍還是馮濤,他們所謂賺到的收益都是一串數字,真正的價值完全由背后的莊家決定,一旦崩盤或者封盤,都將化作一團空氣。

盡管清醒的看穿了這一套玩法,馮濤還是斥巨資投入,他堅信自己不是最后一棒,可以像以往那樣,收割一波之后全身而退。

今年3月22日開始,趣步官方多次發布《關于規范市場推廣、宣傳行為的通知》,聲明趣步APP中的糖果不是數字貨幣,僅為獎勵給愛好運動人士的平臺積分,該積分僅限在趣步官方APP商店內兌換商品或合作商家的優惠券,嚴禁進行炒作。

但馮濤認為這就是托辭,趣步所謂的商城里根本沒有商品,每一樣庫存都是0,而且4月5日,趣步又上線了一個如何把糖果置換成GHT的教程,并放出了專屬鏈接,告知用戶GHT要上交易所,他認為,這說明GHT就是官方發行的數字貨幣或空氣幣。

對數字貨幣有深入了解的區塊鏈行業資深人士蔡鳴表示,他從未聽說過這個交易所,和正規交易所網站首頁都會有主流幣種展示、查詢及介紹內容不同,這個所謂的交易所點入即是登陸頁面,更像是一個自己做的分銷和交易的錢包。

值得注意的是,趣步并沒有把GHT交易功能放入自己的APP,而是單獨開發了頁面,但只有登陸的手機號和APP注冊一致時,才能登陸成功。

而在這個所謂的交易所里面,只能進行GHT的交易,其他幣種如比特幣等都只能顯示價格,無法進一步交易。蔡鳴認為,這顯然屬于內盤交易,價格自由掌控。而至于GHT,也是作為幣圈老手的他從未聽說的項目。

趣步疑云:每天正常走路年收入5000元,參與投資一年躺賺50萬
趣步到底是區塊鏈還是傳銷?

趣步對外號稱是一家以區塊鏈技術為支撐,立足運動健康領域,鼓勵全民關注自身健康,參與快樂運動的創新型科技公司。但工商資料顯示,這個會員人數高達2000萬的公司注冊資本300萬,實繳資本為0。

從股東背景來看,盡管公司營業執照里包含有區塊鏈技術的研究、開發、咨詢等內容,但兩位股東并無區塊鏈方面的履歷。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葉壯曾在5家企業擔任法人代表,之前4家包含了鋼材、酒業、生鮮和單車,均與區塊鏈無關。

家住廣西某縣城的顧海濤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先拿起手機,打開一款APP看看自己又走了多少步,有了多少個“糖果”。

每天中午外出吃飯時,他也經常舍近求遠,拉著同事去稍微遠點的飯店吃飯,就為了刷夠步數換糖果。或者晚上看看步數不夠,他還要特意出去買個夜宵或隨便兜一圈。

為了掙更多的糖果,顧海濤還極力鼓動同事也注冊這款APP——發展下線的好處是,他不僅可以得到糖果,個人賬號活躍度也會提高,之后同樣的步數可能產出更多的糖果,還能拿到一定的交易費提成。為此,一向節儉的他開始在各個微信群內發紅包,希望多招徠些成員。

事實上顧海濤并不缺少同伴,僅在他所處的這個十八線小縣城,粗略估計就有上萬人在玩這個游戲。這意味著,每10人中就有兩個人涉足其中,顧海濤把這個歸功于當地有著濃厚的傳銷基因。

讓顧海濤們著迷的這款APP叫趣步,上線于2018年8月份,如今已登上了蘋果、華為、應用寶等各大應用市場,并且排名飆升。比如4月17日,騰訊應用寶3月#星APP榜#出爐,趣步赫然位列五大星銳應用榜單。

但是趣步火爆的原因并不僅僅在于其號稱的“運動健康”,更重要的原因是,它是一款號稱“走路就能賺錢的APP”,號稱只要每天走3600步就可以得到獎勵“糖果”,糖果既可以兌換商品,又可以交易換錢,在不少微信群有人辭去工作專門推廣趣步。

顧海濤的上線告訴他,只要每天正常走路,每年至少收入5000元,如果參與投資,一年躺賺50萬。但顧海濤辛辛苦苦走了一個月后發現這不可能,一個月他靠走路才得到11個糖果,此時要么用10個糖果開啟初級任務,要么把這11個糖果賣掉,但以后就不再有糖果。

但是因為他等級比較低,賣糖果會被收取50%的手續費即5.5個糖果,這樣一來他辛辛苦苦一個月,就算他的糖果都能賣掉,拿到的那點錢未必趕得上他發出去的紅包,還搭上了自己的手機號、支付寶和銀行卡等個人信息。

打開百度App,看更多圖片
顧海濤頓時有了一種被耍了的感覺,再看上線的朋友圈他都覺得諷刺,哪來的一年躺賺50萬?而且如果只是號召大家健康走路,錢又來自哪里呢?

掙錢就要拉下線、買糖果

在來自武漢的劉志軍看來,顧海濤這種純靠自己走路的做法很初級,肯定賺不到錢。

劉志軍之前做過傳銷,深諳其中的門道,他第一次看到趣步時,就明白其中掙錢的兩個方法:拉下線,買糖果。

在拉下線的辦法上,劉志軍經驗豐富、手法多樣。比如,他會在所有的微信群、QQ群發布帶有他個人推廣二維碼的圖片或推廣碼,告訴大家只要注冊成功就可找他領5元紅包。他跟線下超市聯合,說服老板同意用糖果兌換成等值的代金券,代金券可以購物,或者在人流量集中的位置擺攤推廣。

圖片來源:線人朋友圈

至于身邊認識的人,劉志軍更是一個都不放過,盯著他們下載APP、完成注冊、綁定手機及支付寶賬號。社交能力極強的他甚至說服了某高校教師,讓班里的學生都下載了趣步。

憑借做傳銷的經驗,劉志軍很快發展出了400多人的團隊,他自己也升到了四級,每天可以掙到100多個糖果。按照目前糖果22元左右的市值,扣除成本后劉志軍估算自己每月已有了2萬余元的收入。

但劉志軍并不滿足,相比套現退出,他更愿意把糖果兌換成趣步發行的數字貨幣GHT(桂花糖),幣價如果能持續上漲,他能賺的更多。

據劉志軍介紹,目前趣步會員已有2000萬人以上,目前還在極速擴張中,因此他要求自己的團隊成員抓緊成長的機會,不斷用紅包等方式刺激,加速發展下線。

除了拉攏下線,直接購買糖果也是迅速提高等級和開啟更高任務的捷徑。如今在QQ群用關鍵詞“趣步”搜索,馬上出現大量的趣步糖果交易群,很多如同顧海濤一樣的散戶或利用大批手機號注冊、刷步數的羊毛黨會利用微信或QQ群把糖果拋出。

 

為吸引不同層面的人加入,趣步設計了一套難度從低到高的任務體系,第一級免費開通方便小白進來,而后需要逐步增加投入,但每前進一級,完成任務得到的獎勵也會大增。隨著會員數增加,這套機制也已經與時俱進的調整了多次。

在趣步的參與者中,劉志軍雖然已是佼佼者,但并非頂級玩家,來自石家莊的馮濤才堪稱收割機級別,他一出手就購買了10萬個糖果,耗資200萬,直接開了等級最高的專家任務卷軸。

按照規則,他使用10萬個糖果開的任務,過45天后的獎勵將達到13.68萬個糖果,即便按照目前每枚糖果的市值22元,45天的收益高達809600元,刨除需繳納25%的手續費,年化收益仍相當驚人,屆時如果糖果價格上漲,收益還會更高。

作為曾經的資金盤操盤手和專業玩家,在馮濤看來,趣步是一個包裝完美、設計精巧的資金盤。所謂資金盤,就是指沒有造血功能、用后來參與者的錢支付前面參與者的龐氏騙局。一旦沒有“新韭菜”進來,創辦資金盤的老板無利可圖,就直接關網,攜款私逃。

馮濤認為,趣步低門檻、高收益、高傭金這幾點非常符合資金盤的特征——先利用低門檻吸引大批用戶加入,然后吸引用戶花錢購買糖果——如果不花錢買糖果,則收益極低甚至玩不下去。高傭金促動參與者不停地去發展下線,高收益驅動參與者大量收購糖果。不同的等級對應不同的收益,刺激著每個階層的加入者。

而由于區塊鏈的概念,參與者都會以為糖果是有限的,大量的人搶購會抬高價格,專業玩家則選擇合適的時機退出,無知的韭菜則繼續被裹挾,直至崩盤。

然而,最大的贏家還是莊家,首先每個人注冊時都需要用支付寶向趣步轉1元錢證明自己的真實身份,僅此一項,趣步就已到手數千萬元。其次,每一筆交易中,趣步都會從中提成,而一旦封盤,剩余的資金也被莊家收入囊中。無論劉志軍還是馮濤,他們所謂賺到的收益都是一串數字,真正的價值完全由背后的莊家決定,一旦崩盤或者封盤,都將化作一團空氣。

盡管清醒的看穿了這一套玩法,馮濤還是斥巨資投入,他堅信自己不是最后一棒,可以像以往那樣,收割一波之后全身而退。

今年3月22日開始,趣步官方多次發布《關于規范市場推廣、宣傳行為的通知》,聲明趣步APP中的糖果不是數字貨幣,僅為獎勵給愛好運動人士的平臺積分,該積分僅限在趣步官方APP商店內兌換商品或合作商家的優惠券,嚴禁進行炒作。

但馮濤認為這就是托辭,趣步所謂的商城里根本沒有商品,每一樣庫存都是0,而且4月5日,趣步又上線了一個如何把糖果置換成GHT的教程,并放出了專屬鏈接,告知用戶GHT要上交易所,他認為,這說明GHT就是官方發行的數字貨幣或空氣幣。

對數字貨幣有深入了解的區塊鏈行業資深人士蔡鳴表示,他從未聽說過這個交易所,和正規交易所網站首頁都會有主流幣種展示、查詢及介紹內容不同,這個所謂的交易所點入即是登陸頁面,更像是一個自己做的分銷和交易的錢包。

值得注意的是,趣步并沒有把GHT交易功能放入自己的APP,而是單獨開發了頁面,但只有登陸的手機號和APP注冊一致時,才能登陸成功。

而在這個所謂的交易所里面,只能進行GHT的交易,其他幣種如比特幣等都只能顯示價格,無法進一步交易。蔡鳴認為,這顯然屬于內盤交易,價格自由掌控。而至于GHT,也是作為幣圈老手的他從未聽說的項目。

趣步到底是區塊鏈還是傳銷?

趣步對外號稱是一家以區塊鏈技術為支撐,立足運動健康領域,鼓勵全民關注自身健康,參與快樂運動的創新型科技公司。但工商資料顯示,這個會員人數高達2000萬的公司注冊資本300萬,實繳資本為0。

從股東背景來看,盡管公司營業執照里包含有區塊鏈技術的研究、開發、咨詢等內容,但兩位股東并無區塊鏈方面的履歷。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葉壯曾在5家企業擔任法人代表,之前4家包含了鋼材、酒業、生鮮和單車,均與區塊鏈無關。

趣步疑云:每天正常走路年收入5000元,參與投資一年躺賺50萬

而且公司此前有過的50項招聘中,并無涉及區塊鏈研發的職位,招聘人數最多、薪水最高的則為城市合伙人的招募,月薪30000-60000元,要求有團隊和推廣經驗。

種種跡象表明,湖南趣步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與區塊鏈技術并無關聯。在蔡鳴看來,這款APP一看就是有傳銷經驗的團隊做的,軟件開發可能使用的外包技術團隊。根據市場行情,開發一套這樣的資金盤軟件,成本僅在12萬左右,相當于6000-7000枚糖果,開發成本可以忽略不計。

在運營上,趣步十分巧妙地避開了“傳銷”的嫌疑。

上海匯筠律師事務所的徐國興律師認為,根據《禁止傳銷條例》第二條,傳銷是指組織者或者經營者發展人員,通過對被發展人員以其直接或者間接發展的人員數量或者銷售業績為依據計算和給付報酬,或者要求被發展人員以交納一定費用為條件取得加入資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

但由于趣步的用戶可以免費注冊使用該app,無須繳納任何費用,用戶推廣獲取新用戶之后,推廣者可以獲取糖果獎勵用于兌換購物優惠券以及各種商品,而且糖果僅可在用戶間進行交易。因此,徐國興認為,這種推廣模式并不符合前述《禁止傳銷條例》關于傳銷的定義范疇。但他也表示,不排除其以后的運營推廣模式發生重大變化,從而涉嫌違規的可能性。

進入2019年之后,隨著加入趣步的人越來越多,趣步頻頻更改游戲規則、關閉交易中心、發布公告,顯示出資金盤跑路的各項相似征兆。

趣步的成功也吸引了大量的模仿者,類似資金盤游戲諸如趣睡、約跑等層出不窮,它們都模式高度相似——找一個貌似健康的主題,每天堅持就能得到獎勵比如糖果或者能量球,“全民健身,人肉即礦機,走路就挖礦”,而想快速拿到更多獎勵就要通過擴展下線或投入資金。

此前,已經有為數眾多的資金盤項目垮掉,如人人公益、維卡幣、世界云聯、賽比安等。據廣州日報,人人公益上線一個月就斂財10億,全國有20萬人參與,已于2017年4月被公安機關摧毀。從目前來看,趣步的規模要遠大于此。

每一個資金盤的崩盤背后都有大量投資者血本無歸,這是一場不知道終點的倒計時游戲,所有人都認為自己不是最后一棒,但最后總要有人為此買單。

在把手上不多的糖果轉讓后,顧海濤選擇了放棄,謹慎的他不愿意再繼續投入資金,但他的很多同事、朋友都堅信可以賺到錢。劉志軍和馮濤還在持續投入,他們信誓旦旦地要從里面大撈一筆。

到底誰是最后一棒,目前尚未分曉,或許這一天已經不會太遠。

而且公司此前有過的50項招聘中,并無涉及區塊鏈研發的職位,招聘人數最多、薪水最高的則為城市合伙人的招募,月薪30000-60000元,要求有團隊和推廣經驗。

種種跡象表明,湖南趣步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與區塊鏈技術并無關聯。在蔡鳴看來,這款APP一看就是有傳銷經驗的團隊做的,軟件開發可能使用的外包技術團隊。根據市場行情,開發一套這樣的資金盤軟件,成本僅在12萬左右,相當于6000-7000枚糖果,開發成本可以忽略不計。

在運營上,趣步十分巧妙地避開了“傳銷”的嫌疑。

上海匯筠律師事務所的徐國興律師認為,根據《禁止傳銷條例》第二條,傳銷是指組織者或者經營者發展人員,通過對被發展人員以其直接或者間接發展的人員數量或者銷售業績為依據計算和給付報酬,或者要求被發展人員以交納一定費用為條件取得加入資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

但由于趣步的用戶可以免費注冊使用該app,無須繳納任何費用,用戶推廣獲取新用戶之后,推廣者可以獲取糖果獎勵用于兌換購物優惠券以及各種商品,而且糖果僅可在用戶間進行交易。因此,徐國興認為,這種推廣模式并不符合前述《禁止傳銷條例》關于傳銷的定義范疇。但他也表示,不排除其以后的運營推廣模式發生重大變化,從而涉嫌違規的可能性。

進入2019年之后,隨著加入趣步的人越來越多,趣步頻頻更改游戲規則、關閉交易中心、發布公告,顯示出資金盤跑路的各項相似征兆。

趣步的成功也吸引了大量的模仿者,類似資金盤游戲諸如趣睡、約跑等層出不窮,它們都模式高度相似——找一個貌似健康的主題,每天堅持就能得到獎勵比如糖果或者能量球,“全民健身,人肉即礦機,走路就挖礦”,而想快速拿到更多獎勵就要通過擴展下線或投入資金。

此前,已經有為數眾多的資金盤項目垮掉,如人人公益、維卡幣、世界云聯、賽比安等。據廣州日報,人人公益上線一個月就斂財10億,全國有20萬人參與,已于2017年4月被公安機關摧毀。從目前來看,趣步的規模要遠大于此。

每一個資金盤的崩盤背后都有大量投資者血本無歸,這是一場不知道終點的倒計時游戲,所有人都認為自己不是最后一棒,但最后總要有人為此買單。

在把手上不多的糖果轉讓后,顧海濤選擇了放棄,謹慎的他不愿意再繼續投入資金,但他的很多同事、朋友都堅信可以賺到錢。劉志軍和馮濤還在持續投入,他們信誓旦旦地要從里面大撈一筆。

到底誰是最后一棒,目前尚未分曉,或許這一天已經不會太遠。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作者:清風, 轉載或復制請以 超鏈接形式 并注明出處 A34博客
原文地址:《趣步疑云:每天正常走路年收入5000元,參與投資一年躺賺50萬》 發布于2019-04-28

分享到:
贊(1) 打賞

評論 搶沙發

7 + 7 =


在線客服
點我交談

覺得文章有用就打賞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寶掃一掃打賞

微信掃一掃打賞

Vieu3.3主題

專業打造輕量級個人企業風格博客主題!專注于前端開發,全站響應式布局自適應模板。

了解一下

切換注冊

登錄

忘記密碼 ?

切換登錄

注冊

白小姐三肖中特期期准